狂参

立flag

考完试我无所畏惧!!!
出了茨木就产出
顺便,这里ios 形影不离,咱们来玩啊~
占tag抱歉

听说有个流浪骑士和血族兔耳娘在一起了哟?(上)

一时兴起的产物,坚定逆兔不拆

请多多指教了!

——————————————————————————

这个海滨小城,位于国家要冲位置,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在这个靠着航运发展的小城,流传着一个脍炙人口的传说——

『月明之夜,居住在离城不远处的密林里的吸血鬼,会来城里吸食少女的血液。』

『听说是个非常貌美的男性吸血鬼,所以在城里拥有不少粉丝。月明星稀的夜晚,少女们倾巢而出,在大街或酒吧里徘徊,等待着一个面带微笑的优雅绅士突然出现在某个少女的身旁。』

『哇啊,那可真危险——』

十六夜身体后仰,作出很惊恐的样子,身上的铠甲互相碰撞,发出“咔咔”的响声。

夸张的动作,表情,实在让人怀疑这句话的可信度。
考虑到这位客人是从圣城流浪到此的,隶属于教会的骑士,肯定身经百战吧,对这些习以为常甚至开玩笑也没什么不妥。

加上,旅店的老板飞鸟,也是出于宣传的心态才向他提及传言,因此她并没有过多地理会流浪骑士的戏言。

『……反正你不是少女,吸血鬼不会找上你的。』

『那我主动去找他(她)吧。』十六夜笑着倚在柜台上。

飞鸟皱眉,语气带着些许不悦:『不要进入密林。搞不好会没命的。』

『哦?』

『那个吸血鬼在密林里盘踞了数十年,不,或许更久,你认为城主没有任何动作吗?』

『城主曾发动了两次围剿。第一次,参与围剿的卫兵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城主府邸,全部昏迷。』

『第二次,卫兵只进入密林外围,就被送了回来,不同的是,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烧伤。』

『所以,』飞鸟把南瓜咸派放上柜台,推到十六夜的面前,『别进入密林,谁也不知道吸血鬼会怎样惩罚。』

十六夜没有出言反驳,抬手将咸派拿起,南瓜的香甜萦绕鼻尖,这份咸派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能称得上是极品。而且还打听到有关血族的事情,真是赚到了。

高阶转移魔法和低阶火魔法,对方不仅是血族还是个法师吗?

一定,是个很有趣的对手吧?

抱着这样的念头,十六夜咽下最后一口咸派。

『十六夜小弟,你知道血族吗?』

『吸血鬼?』

半躺在病床上的女性摇晃着金平糖般的发:『血族是属于月夜的贵族呢,用“鬼”来称呼他们是失礼的行为哦。』

好像对这话题产生了兴趣,年幼的十六夜用踉跄的步伐小跑到病床前,昂着小脑袋追问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嗯……美丽的过分呐,』手撑着下巴,女性歪着头回答:『头发像金子熔铸而成的一样夺目,当然也有个别拥有不一样的发色——最显著的特征,他们的眼瞳都是如血液般鲜红。』

『性格?』

『因为自称月夜骑士,所以责任感很强。个性古板,经常钻牛角尖呢。』

知道的很清楚嘛……

十六夜撇嘴:『金丝雀见过血族?』

『我和他们结伴游历过嘛,不过呢……再也机会见面就是了。』

『因为他们都隐居了吗?』拜金丝雀博学多识所赐,十六夜虽年幼但也知道不少事情。

『是啊。而且我现在的身体也不允许我东奔西跑地从某个幽暗阴湿的坟墓里把他们挖出来。』

『也许在黄泉上能遇到几个,可惜几率近乎零啊,毕竟都是一群不老不死的怪物嘛。』

看着回想起过去有趣的经历而露出开朗笑容的金丝雀,十六夜不甘示弱地,用属于孩童的清脆声音铿锵有力地宣布:

『我要去寻找血族!』

不是下决心,而是下决定。

年仅七岁的十六夜,对名为『血族』的生物产生了强烈的渴望,并全心相信着,金丝雀大加赞美却临死前都没有再见的美丽生物,自己一定能找到。